哇,繁体! | 网站帮助
飞速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知否笑长歌 > 知否笑长歌最新章节列表

第448章 迁都之议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书签】【返回书页

飞速中文.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

“朕也是听了大相公的建议,才请母后垂帘听政。如今朕才刚刚登基,就和母后政见不合,将来可如何是好?”赵宗全说道。

没错,请太后垂帘听政是韩章提出来的。

赵宗全自然不可能自己给自己套一个紧箍咒。

韩章是大相公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赵宗全自然需要拉拢。

在未登基前,赵宗全就曾多次找韩章谈话。

赵宗全曾以自己根基浅薄,如何快速稳定局势的问题询问过韩章。

他的本意是想得到韩章的效忠,韩章却建议他请太后垂帘听政。

赵宗全虽然不愿,最终还是被韩章给说服了。

他原本想着好好和太后处好关系,等一段时间朝堂稳定,太后就能撤帘还政了。

然而在面对辽国的问题上,两人有了极大的分歧。

如此一来,将来想让太后还政,怕是没那么容易了。

“陛下放心,请太后垂帘听政,只是权宜之计。这件事是老臣主张的,等朝堂稳定,老臣自然会去请太后撤帘还政。”韩章说道。

他明白赵宗全这是在逼他站队,即便赵宗全不这么做,他也不会任由太后长期垂帘听政的。

“大相公如此说,朕就放心了。”赵宗全微微点头。

韩章身为大相公,在朝中威望很高。

有他站出来请太后还政,满朝文武必然会有很多人附和。

即便太后不愿意,在朝堂多数人的要求下,也得还政。

……

因为辽国西夏在大宋这边又不少探子。

往北边增兵的事并没有传开,虽然不能一直瞒下去,但是能拖延一会是一会。

不过辽国陈兵边境,逼迫大宋增加岁币之事还是传开了。

一时间汴京士子百姓,议论纷纷,多数都是不赞同给辽国增加岁币。

但也有不少赞同给辽国岁币的。

虽然汴京距离北方边境还远,但北方无险可守,一旦辽国突破北方边城,有着大量骑兵的辽国完全可以长驱直入,直奔大宋国都。

唐初的渭水之盟,不就是被游牧民族打到了长安城下么。

争论中甚至有人提出了应该迁都。

其实迁都之议在建国之初,太祖皇帝就曾有这个想法。

古代定都最多的两个城市就是长安和洛阳。

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有险隘可守,十分安全。

汴京一马平川,并不适合作为都城。

按照太祖的意思,是打算迁都洛阳的。

然而却遭遇了太宗和几乎所有朝堂大臣的反对。

加上当时汴京繁荣已经超过了洛阳和关中,最后只能作罢。

不仅百姓在谈论,官员私底下也在议论。

翰林院修撰的办公房内,范存进和章卫华也在争论。

范存进认为应当迁都,章卫华却认为不应该迁都。

两人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谁都说服不了对方。

“子谦,你觉得应不应当迁都?”范存进问道。

章卫华闻言也看向了李安,至于林亦之,两人都没有搭理他的意思。

林亦之之前仗着傍上了邕王,十分得意,人缘并不好。

李安闻言说道:“在其位谋其政,迁不迁都,那是官家和相公们决定的,我们争论这些,有何意义?”

“子谦,你也太小心了。迁都之事一直有人议论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”范存进说道。

李安倒不是有顾虑,宋朝言论还是很自由的,而且也正如范存进说的那样,迁都这件事一直有人议论,算不上敏感话题。

他只是不想做这些无畏的争论,迁都的阻力太大,甚至比变法的阻力还要大。

毕竟变法整個北宋时期还进行过两次,迁都之事可是连太祖都没办成的。

对于京官来说,他们的家业都在汴京,汴京的土地一直居高不下。

一旦迁都,他们的宅子田地都会大量贬值。

迁都的消息传开,不管迁去哪里,那个地方的宅子田地都是有主的,到时候价格必然会疯涨。

就算他们提前得到消息,可以抛售,安排人去新都买宅子田地,也不现实。

毕竟能得到消息的肯定不少,消息很容易走漏。而且卖的人多了,买的起的也不是傻子,自然有所察觉。

要说变法影响的是他们将来的利益,那么迁都影响的就是他们眼前的利益。

阻力可想而之。

面对两人的劝说,李安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迁都影响重大,有利有弊,我也不知该如何评价。但是现在肯定不适合迁都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章卫华疑惑道。

“现在辽国陈兵,要是朝廷提出迁都,好像是怕了辽国一样。不管是要议和还是要打,这都对大宋极其不利的。”李安说道。

现在迁都和战场上帅旗后撤是一个道理,只会影响己方士气。

只要不蠢,就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迁都之举。

两人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,还想追问,李安笑了笑不愿意说了。

……

下午下值后,李安没有回家,而是来到了顾廷烨家。

“仲怀,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。”李安看着还能坐着的顾廷烨笑道。

“和你没什么好瞒的,昨天不过是配合官家演个戏罢了。”顾廷烨笑道。

若是别人来,他肯定要装个样子。

但是在李安面前自然没什么好装的。

“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李安好奇道。

他官职低,赵宗全召人议事并没有喊他去,并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事。

也就今天入宫后,才听说了顾廷烨惹怒太后被打了板子的事。

顾廷烨把当时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,笑道:“官家不愿意向辽国妥协,更是透露出有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意思。”

顾廷烨出身将门,从小就有收复燕云十六州之志。

如今赵宗全有此志,他觉得自己有一展抱负的机会了。

“你没事就好,我先回去了。”李安说道。

“急什么,既然来了陪我喝几杯再走。我这次怕是没有机会随军出征了,心里苦闷着呢。”顾廷烨说道。

“喝酒就算了,你惹怒太后受了罚,我来看你喝的浑身酒气的离开,要是被有心人注意到,不是等于告诉别人你是装的么。”李安说道。

“也是,那酒就不喝了,你陪我聊聊。”顾廷烨说道:“伱觉得这次会打起来么?”

“肯定会,辽国大张旗鼓的陈兵边境,要是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,岂不丢脸?不过应该只是简单试探一下,并不会僵持太久。”李安说道。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惜太后畏手畏脚,想要与辽国和谈。”顾廷烨叹气道。

“仲怀,虽然现在没有旁人在,但是这种话还是少说未好。”李安神情凝重道。

有些事可以在心里想想,却不能说出来。

万一哪顺嘴了,就麻烦大了。

“我也就跟你说说,别人面前我不会说的。”顾廷烨说道。

两人有着一个共同且不能跟任何人说的秘密。

因此两人可以毫无顾忌的谈论任何事情。

“好了,天色不早了,你安心‘养伤’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李安说道。

“那我就不送你了,石头你代我送送子谦。”顾廷烨说道。

“是。”门口的石头闻声走了进来,行礼道。

就在这是,一个小厮匆匆走了过来,禀报道:“主君,桓王殿下来了。”

顾廷烨闻言一怔,说道:“子谦,快随我去迎接桓王殿下。”

“你就别去了,别忘了你还要养伤呢。”李安提醒道。

“我差点都忘了。”顾廷烨拍了拍额头,说道:“子谦,麻烦你去迎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

李安点了点头,往外走去。

快到门口的时候,赵策英已经进门了。

“殿下!”李安行礼道。

“子谦也在啊,我还想这几天抽空见见你呢。”赵策英笑着摆了摆手。

“臣过来看看仲怀,不知殿下找臣何事?”李安问道。

“先去看看仲怀,一会再说。”赵策英说道。

李安点了点头,跟在赵策英身后,来到了正厅。

“殿下!”

顾廷烨夫妻俩等在正厅门口,见赵策英过来,连忙行礼道:“臣未能远迎,望殿下恕罪。”

“你好歹也装一下,这要是传到太后耳朵里,父皇都保不住你。”赵策英没好气道。

顾廷烨笑道:“也就殿下来了,不然臣肯定趴在榻上装着。”

“你啊你。”赵策英指了指顾廷烨。

“殿下里面请。”

顾廷烨把赵策英请进厅内,余嫣然行礼就退下了。

等下人送上茶水,他把人打发了下去,说道:“殿下,是不是陛下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没有,我就是过来探望探望你,你不装我还得装一下呢。”赵策英没好气道。

顾廷烨闻言有些失望道:“臣还以为陛下要让臣随军出征呢。”

“好了,不逗你了。”赵策英收起笑容道:“父皇说让你等几日随大军出征,戴罪立功。”

调兵并不是嘴巴一张就行了,光是粮草器械调拨就需要不少时间。

因此大军开拔还需要几天时间。

赵宗全心腹就那么几个,且都资历浅薄,这次可是捞取功劳的好机会,他自然要把这些人都派过去。

顾廷烨闻言一喜,高兴道:“臣一定好好戴罪立功!”

赵策英沉吟道:“这次战争不能拖久了,必须要尽快让辽国退兵。”

顾廷烨闻言惊讶道:“殿下,可是出什么事了?”

赵策英闻言苦笑道:“没出什么事,就是国库钱粮不足,根本撑不起长久作战。而且如今春耕在即,若是拖的太久,就需要征兆大量的民夫,会耽误春耕的。”

先帝去世时是去年年底,国丧结束刚刚过完上元节。

如今马上就是二月了,三月开始,江南就要开始春耕了。

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北方的屯粮暂时够用,一旦拖久了,就要从征兆民夫从南方运量了。

耽误春耕不说,问题是南方存粮也不多了。

大宋禁军加地方厢军人数过百万,这些兵马可都是朝廷出钱粮养着的。

南方粮食产量高,本来倒也够支撑一场战争的,偏偏去年有叛军作乱,大军平叛,安置百姓消耗了大量的粮食。

如今根本承受不起持久战了。

“朝廷竟然缺钱粮如此严重?”顾廷烨惊讶道。

“比你想象的还严重,粮食还好说,只要等到今年秋收就能解决,最主要的是钱。我查了朝廷最几年的支出,几乎持平。也就是说朝廷去掉开支,就花光了每年的赋税。”赵策英说道。

“殿下,臣明白了。”顾廷烨沉吟道:“即便辽国知道大宋增派援兵,也不会认为大宋敢主动对辽国动手。因此陈兵边境的辽国大军,必然会疏于防备。要想速战速决,只有大军一到,便偷袭辽军大营。必然主动权就掌握在辽国手里了,辽国多久会退兵,就无法预料了。”

这些年大宋面对辽国处处退让,每年给辽国缴纳岁币,也给了辽国大宋软弱可欺的印象。

即便大宋增兵,辽国也会自大的认为大宋不敢主动出兵。

有心算无心,发动偷袭,必然能大破辽军。

只不过,这样做也有可能引得辽国大怒,还得官家同意才行。

“仲怀真是难得的将才,今日父皇召见英国公商议此事,英国公也是这么说的。”赵策英夸赞道。

“陛下答应了?”顾廷烨惊讶道。

“嗯,父皇已经告诉英国公,可便宜行事。”赵策英说道。

“若是如此,打退辽国不难。”顾廷烨说道。

“嗯。”赵策英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近几日在家不要出门,等大军开拔时,父皇会有圣旨来,你到时候随军出征就行了。”

“是!”顾廷烨应道。

赵策英看向一直没说话的李安,说道:“子谦,如今外面都在议论迁都之事。说汴京无险可守,你对此事怎么看?”

李安一愣,问道:“殿下,莫非陛下有迁都之意?”

“不,就是我听到这个说法,觉得很有道理。而且我记得太祖皇帝当初就层有意迁都,准备向父皇建言。”赵策英说道。

“殿下,迁都牵涉甚广,没有那么简单,而且如今也不是迁都之机。”李安说道。

“子谦不赞成迁都?”赵策英问道。

“短时间不是迁都的时机。”李安说道。

迁都对于大宋来说肯定利大于弊,但是阻力太大根本行不通。

与其把精力浪费在迁都上,还不如想办法革除内部弊端来的实在。

(本章完)

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www.feibzw.com

手机请访问:https://m.feibzw.com/chapter-51976-42243295